安徽八老书画网官方网站

  首页 安徽八老资讯 安徽八老作品展 安徽书坛当代八家 中国画安徽当代八家 八老文化品牌建设

二十世纪安徽中国画八家作品展 » » 著名书画家 ,安徽八老,徐子鹤

 

 

图片均按原作大小同比缩放,按展馆布置顺序排列

 

年表

1916年出生在古老的文化名城苏州。父亲徐树铭是位人物肖像和花卉画家,是任伯年高徒徐小仓的学生。在苏州护龙街(今人民路)开一家店名《竹石山房》的古玩店,与当时吴门名流郑大鹤、俞语霜、唐伯谦等友善。徐树铭虽然开店但不善经商,生活异常清贫,当时在护龙街外号“仙人”。徐子鹤自幼受父亲影响,爱上绘画。

1930年14岁时正式拜父亲义兄曹标(号筱园)为师,学人物山水画。当时迫于生计,画很多过年时每家必挂的“神轴”画,每幅至少有形态各异的人像近百人。徐子鹤因此对人物设色和线条均积累坚实的功底。徐子鹤在当时还临摹了大量的古代名画,他家的邻居是占全国收藏半壁江山的孙伯渊、孙仲渊兄弟,徐子鹤临摹了宋元、四王、吴恽等诸多名家作品,也为他今后从事书画鉴定打下坚实的基础

1934年到上海拜金石书画名家钱瘦铁为师。钱瘦铁,无锡人,早年在徐子鹤家做学徒,很受徐树铭器重和照顾,在徐家古玩店得识郑大鹤等并成为弟子,后与吴昌硕交往在师友之间,正所谓与郑大鹤得其雅、与吴昌硕得其古、与俞语霜得其苍、金石书画俱佳在日本极负盛名。徐子鹤拜钱瘦铁为师在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,由于徐子鹤表现了出众的绘画才能,当时吴湖帆、张大千均欲收之为徒,徐树铭为两不得罪才让徐子鹤拜钱瘦铁为师。自从拜钱瘦铁为师后即随师住上海陶尔菲司路35号。也是当时中国画会活动场所,徐子鹤因此和当时的名画家黄太玄、贺天键、孙雪泥、郎静山、熊松泉、汪亚尘等相识,尤其受到贺天键的赞誉并常加指导,使得徐子鹤受益非浅。

1936年钱瘦铁夫妇定居日本,不久回国带徐子鹤同往。当时钱家还有徐朗西之女孝扬,徐卓呆之女启华,蔡声白之女吟芳等。钱瘦铁在外面单独为徐子鹤租赁住房便于他专心学画,同时让徐子鹤在东方文学院学习日文。在东京期间徐子鹤参观了天皇藏画展及当时日本名画家横山大观、中村不折、竹内栖凤、小室翠云、荒木十亩等的画作,尤其对钱师的知交桥本关雪作品看的较多,并受到关雪的鼓励和指正。这段时间对徐子鹤画艺的提高很有帮助。

抗战爆发后钱瘦铁被日本警视厅逮捕,徐子鹤与师母弟妹等只得回国,先买法国船票返沪,因上海战事激烈该轮宣布不去上海,一行人只能露宿神户码头,而后回东京等待再次启程。徐子鹤因归国心切独自先行乘美国“杰克逊总统号”回国,在船上和归国学生组成留日学生抗日归国团,该轮后来也不能靠岸上海,改靠香港。在香港住几天后转赴广州,由于铁路遭日机轰炸在广州住20多天。当时这批学生每人均持有留日学生归国车船免费证,到南京后徐子鹤与同学余明乘沪宁线火车回苏州,结果车到无锡又停开,身无分文的二人靠变卖余明的戒指得10多元钱,余借5元给徐子鹤雇只小船直接摇到苏州。到了苏州家中空无一人,已逃难到金市镇幸有邻居帮忙一家人方得团聚,其时徐母卧病在床,家中经济困难,徐子鹤只得一人回到苏州开一刻印铺,每日收入10余元养家。

抗战期间徐子鹤办过几次画展都很成功。胜利后,应苏州美专之邀任国画系教授。不久校董吴子深弟吴似兰邀请徐子鹤去台湾办分校,吴似兰夫妇已先行,后因航线屡次失事停航已久加之朋友劝阻未能成行,自此在上海定居。当时吴子深要徐子鹤代笔书画达数月之久,言明展览之后付三成酬金,结果分文未付,徐子鹤当时生活困难不好启口索款,只能靠临摹名画为生,这样的生活一直到解放。

解放初期,徐子鹤生活仍然拮据,当时上海画家大多如此。1952年上海文化局组织美术政治讲习班,并组织画家们画供出口的檀香扇,有了收入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后来还开过一次标价出售的画展,徐子鹤的一幅《雪山行军图》被张鼎臣买去,一幅《渔舟夜泊》被日本人买去。

1955年冬,陆俨少邀孔小瑜、宋文治、徐子鹤到安徽临时参加工作,呆了一个月左右,临回前安徽要把四人留下并分配了单位:陆俨少和孔小瑜去艺校,宋文治去群众艺术馆,徐子鹤去省博物馆,并给每人200元安家费,月工资200左右。这在当时是很高的待遇了,后来陆俨少、宋文治因故没能留在安徽,孔小瑜、徐子鹤从1956年2月分别到艺校和博物馆报到正式在安徽开始工作了(陆俨少在安徽期间曾创作一幅 《咱们的女社长》,人物多达十数人,05年12月15日在浙江国际拍卖公司上拍)。徐子鹤在博物馆从事古画鉴定,工作条件相当优越,没事就在宿舍埋头作画。同时有机会接触大量的书画精品,经常去皖南征集文物,多次机会登上黄山,对黄山的了解日益深刻,渐渐体味得黄山的精髓。

下一页

 


 

安徽八老书画网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皖ICP备11007693号(皖ICP备09000990号)           电子邮件:ahbalao@126.com